2022 Shanghai Lockdown

“印度人”於我

跟我合租的室友,亦是我的同事。因他皮膚黑黝、身材圓潤、健康得可怕,我常常戲稱他“印度人”,還跟他一同杜撰了個似是而非的身份背景,用來跟新同事和新學生扯淡。

還未曾遇到不相信的。

我倆屬於同一個大科室,今年我又加入了他老闆的課題組。因此算是關係比較鐵的同事朋友了。

正因爲呢條友上個月由非洲出差翻嚟,根據要求獨自居家健康管理,我被安排暫時到單位宿舍住一陣。在我可以回去之前,就進入可以載入史冊的Shanghai Lockdown。當時單位宿舍里有五位職工,學生宿舍有一百多名研究生,單位裏還有幾名後勤人員。作为在崗時間最长的职工,封控开始后我不得不承擔起很多日常的运维工作。

論文,瘦身,與自由等等

这期間每天都有故事,或者事故。其中最值得高興的,莫過於拉鋸一年的論文被錄用發表。論文內容是用合成的納米磁性材料回收水中的微塑料,發表在J Haz Mat上。加上今年1月灌成功的一篇Front Mar Sci, 今年的論文指標完成得比较充分了。手上其實還堆着好多數據,足以再寫五六篇論文,但是现在事務繁多,暫時沒有時間搗鼓。

4月9日,隔壁大學相中了我們院子裏的一個招待所,準備設作隔離點。茲事體大,不宜贅述。從那天之後,世界都似不一樣了,工作的繁瑣、龐雜程度翻了十倍有餘。這是一直以來只管埋頭幹活的我從未體驗過的,心力、體力都得到了極大的錘鍊。於是體重一直下滑,至今(5月6日)已經掉了5.5Kg之多。

親友們聽聞都不約而同地表達了類似「汝之幸也」的觀點。

說起來確實也算是或幸或愁。我和Raj住的小區前前後後有十多人感染了COVID19,其中一人就在我們樓層。在所有人都足不出戶的時候,我們在單位裏還能自由行動,甚至還可以打籃球。即使是隔壁大學後來入駐前面提到的招待所之後,我們也沒有完全限制行動,只是封鎖了鄰近區域,所有人繞行。這是Lockdown期間無比罕有的自由。

Raj就是我室友的諢名,直接取自美劇The Big Bang Theory。

而不爽的地方,則也太多了。包括但不限於向不太負責的所領導們彙報、跟攪屎棍一樣的後勤處和人事處合作、照料學生們、搬運物資,等等。這些如鯁在喉的人和事,便不一一記錄了,希望他們像過去的人生裏遇到的那些人和事一樣,慢慢在記憶中褪色。這樣比較容易普通地活到死。

其實還有很多想講

最終要封到什麼時候,現在已經沒人去預測了。官方發佈和新聞裏的消息,彷彿是平行宇宙跟我們交錯的幻象一樣,擲地有聲卻又虛無縹緲。想說很多事,仔細想起來的時候,卻抓不到什麼重點。

多少人的人生在此中扭轉了,未來的人生我們還有什麼可期盼的呢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